您的位置:首頁 - 資訊動態 - 行業新聞

總理為提網速發話 華為等設備商有望獲益

Update: 2015-04-18 11:27:34  Clicks: 1559

 

  “我之前就說過,中國的信息基礎設施之落後,AG亚游集团自己都很難想象!”在一季度經濟形勢座談會上,李克強總理提出,運營商應提高網速、降低流量資費,並要求相關部門負責人加快協調工作。

  “以前講的基礎設施建設是指建機場、通鐵路,信息社會,基礎設施是有線和無線網絡。如果這些設施沒建好,基於網絡的個人應用、企業應用,乃至軍事、國防都會受到製約。”電信專家曾韜在接受《第一財經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。

  而電信專家項立剛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則提出三條建議,例如給運營商利潤要求鬆綁、加快技術研發投入、加大國家對固網寬帶提升的資金扶持。

  有空間,也有瓶頸“業內有一句話叫做,有線網絡是無限的,無線網絡是有限的。”曾韜說。固網光纖理論上沒有速度極限,無線網絡卻有基站、頻譜資源分配等限製,不過我國的情況是,無線網絡的發展超過了有線網絡。

  眾所周知,中移動已建成全球最大的一張4G網絡,經過LTECAT9三載波聚合以後,其理論峰值速率可以超過300Mbps,在用戶數量、覆蓋方麵,在全球4G網中已居於前列。不過,固網速率全國平均下來,卻處在全球平均線以下。

  總理列出了國際電信聯盟的數據,“根據國際電信聯盟的評估,AG亚游集团在世界範圍內的排名在80位以後。”

  “李總理說排80位以後,這個排名無疑是偏低的。我是這樣看,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這些地方,AG亚游集团實際上達到了國際平均水平。但一拿農村來平均,還是有比較大的差距。”項立剛說。

  實際上,我國已提出寬帶中國戰略,不過20M固網寬帶在農村和不發達地區的普及程度依然較差。
  在資費方麵,專家認為,有線、無線資費過去十多年內,我國均在連續下降,不過問題是,相對於用戶的期待、移動互聯網發展的要求,依舊有一定距離,“問題是降得多快、有多大幅度的問題。”

  “CPI這幾年一直在上升,隻有通信資費幾乎是唯一大行業中還在下降的。這取決於兩方麵,從2G、3G到4G,單位流量成本都是在加速下降,另外,三家運營商競爭很激烈,所以也不斷降低資費搶奪用戶,隨著用戶規模的上升,單位成本也在下降。”曾韜表示。

  項立剛告訴記者,技術進步是資費降低的根本原因,“2G的時候,AG亚游集团一個基站隻能提供2M的流量,所以1個G的流量費差不多要1萬元錢;3G,1個基站可以提供60M流量了,所以資費降到了幾百塊1個G;現在4G,差不多已經降到30塊錢1個G左右。”

  對於移動互聯網企業而言,雖然網絡速度已經基本可以支撐在線觀看視頻,不過用戶在線觀看一部視頻需要承擔少則數元、多則數十元的流量費,無疑製約了它的發展。

  “我覺得隨著4G的完善,資費還是有下降空間的,不過用戶需求和實際情況永遠都有差距。2G時代,別說高清視頻,看普通視頻都不可能,4G的時候AG亚游集团說是可以看視頻了,但是讓全國人民都看上高清視頻,技術上還沒有支撐,頻譜資源是有限的。高清視頻能不能看,我覺得能,那就是未來的5G。”項立剛說。

  設備商等有望受益對於運營商而言,目前運營形勢並不樂觀。財報顯示,中移動去年利潤同比下滑了10.2%,中聯通營收下降了3.5%,中電信雖然實現了營收、利潤的雙增長,然而增速下滑也較為明顯。
工信部數據顯示,2014年電信業務總量完成18149.5億元,同比增長了16.1%,不過電信業務收入完成11541.1億元,按可比口徑同比僅增長了3.6%,電信業務收入相對於電信業務總量的增長“剪刀差”已較為明顯,且2012年以來不斷拉大。

  “競爭已經非常殘酷了,天天加班,禮拜六禮拜天還要去小區擺攤。現在還要降低營銷成本,運營商人都在說:十年工資不僅沒升,還在下降。”項立剛對記者說,“目前的情況下,國資委既要移動交1000個億的利潤,又要它大幅降低資費,實際上是兩難的事。可以適當降一降對電信運營商的業績考核。”

  “中國的運營商在人煙稀少、幾乎沒有利潤的地方也要建網絡,這在國外是難以想象的。AT&T是私營企業,沒利潤不建網絡,所以成本會很低,價格也可以降下來。”曾韜說。既要為國家貢獻利潤,又要承擔社會責任,這也是中國運營商的特色,不過這樣一來,也在國際電信聯盟倡導的電信權利公平中成為亮色。

  要加速20M固網寬帶在農村和不發達地區的普及,提升我國總體有線網絡網速水平,項立剛建議,國家可以適當給予資金扶持。

  目前,三大運營商都在開展從語音業務到流量、互聯網業務的戰略轉型,應對數據流量的指數性上升。網絡提升以後,未來用戶消費的流量將快速增長,為單位流量付出的資費降低也是必然。

  在曾韜看來,無論對於國計還是民生,總理提出改善我國信息基礎設施,對於整個產業而言可能意味著新的機遇。

  “短期來看,做網絡建設的,比如華為、中興、大唐,有可能從中受益。網絡性能提升,還會刺激用戶購買更好性能的終端,體驗到更好的網絡性能,終端行業也會從中受益。另外,網絡基礎設施改善以後,大流量的應用比如視頻應用也可能會獲得更多用戶。”

  另外,在改善固網寬帶方麵,隨著政府加大投資、開放寬帶市場準入等利好落地,從事寬帶接入的虛擬運營商長城寬帶、鵬博士等都可能從中受益。

返回前頁